落日的余晖

花样的旅行新闻发布会
六月起行
花花腿好细,都跟志玲姐姐的腿一样细了,多吃点肉。

大家好呀(●°u°●)​ 」我是在16年年末喜欢上花花的,最近花花在录花样姐姐闺密行,忽然想到了14年的花儿与少年,那会其实还没喜欢上花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买了这本书,应该说之后喜欢上花花是一种必然,那会妥妥的立了一个flag,花花就是有这样的魅力,越了解你越会喜欢他。大家有没看过这本书的吗?我可以拍给大家看。

[花鹿花无差]时光岁月

在我的记忆中,住着这样的两个少年,他们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他们的相识,是一场意外,却也是缘分的开始。

他们相识在一场旅行中,虽说是旅行,但对于其中一个少年来说,却是一场在音乐上的流浪。

他的童年并不幸福,没有父母的陪伴,陪伴着他的,只有孤独。

在多年后的今天,他成为了自己的风,带走了雨,迎来了虹,他早已对过往释然,往后会有更多美丽的风景等着他。

我脱下鞋子在海滩上行走,在细软的沙上留下了一串脚印,海水拍打着礁石,一起一伏,冲散了我的脚印。

我静静的看着,想起了当年旅行中走过的那条泥泞小路,唤醒了我已经快要模糊的记忆。

如果说他们相识是一种偶然,那么他们相知却是一种必然。

他们有共同的兴趣爱好,有一样的职业。

他能理解他,他会为他驻足,他会陪伴他,去聆听那些街头艺人的表演。

唱到动情时,眼睛会湿润,那代表着的不是悲伤,那是心灵美好的收藏。

他们从相识到相知,花了三个月时间,又从相知到相恋,花了三年时间。

已经记不清是谁向谁表白了,只依稀记得那句【我喜欢你】,这世间最动听的话语。

而如今

他们随时光一起歌唱,随岁月一起沉淀。

或许有人会好奇“我”是谁?

我会直接了当地告诉你,我只是个过路人,只是偶然间见证了他们的美好。

所以便成了花露水/梅花鹿。



这篇文是晚上睡不着写的,之前我在想这篇文的名字,然后想不到,就刚好看到,我有一套那个时光系列的明信片,所以就取了时光岁月这个名字,然后这个里面的内容也是,抽了其中六张明信片,写出来的。至于为什么是这对cp吗?那当然是因为我最近萌这对cp啦!因为b站灯大大的鬼眼,鹿哥的描写不多,因为我抽出来这些张卡,都莫名适合花花。

冬祭(又名七日祭)
狛苗cp
第一次写狛苗文,有点紧张呢,人物性格尽量还原,另外设定新奇,灵感来源于日本的一个恐怖游戏《零红蝶》,怕你们看不懂我写的地理位置,特地画了张路线图,另外我的手机像素渣,看的清楚一条线就可以了。

第一幕 山间少年

清晨的迷雾笼罩着这座山,雾里看花,虚虚实实,看不真切,翻过这座山,走近一些才勉强看到一个村子的轮廓。

一个少年在溪流边玩耍,他的笑容似乎能感染到别人,让人觉得舒心。而米白发的青年站在远处看着那个少年,露出了陶醉的笑容。

褐发的少年似乎查觉到了什么,朝米白发青年所站着的方向看去,却什么也没发现。就在他转过头的一瞬间,米白发青年的脸离他的脸不足十厘米远。

褐发少年被吓的退后了一步,眼看就要摔进背后的小溪里,褐发少年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自己被冰冷的溪水包裹,然而,米白发青年拉住了褐发少年的手,往后轻轻一拉,两人安全地回到了岸上。

冰冷的感觉并没有传来,反倒是手上传来了些许温暖,苗木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仍是那个人,但这次苗木镇定了许多,“你好,我叫苗木诚,谢谢你救了我。”

米白发青年轻笑,“苗木诚是嘛,不用客气,毕竟是我害你差点摔进湖里,这可是我的不是,至于名字,叫我狛枝就好。”

苗木怯怯地看了狛枝一眼,又望了望狛枝身后迷雾笼罩着的山川,“那么,狛枝君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要知道没有村长的允许,任何人不准随意进村或者出村的。”

狛枝手指轻点下巴,看似在思考,实则毫不在意。“你说这个啊,或许是因为我的运气吧。”

苗木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那狛枝君你的运气还真是好啊。”

这次换狛枝惊讶了,“诶,你真的相信了?”然而苗木并没有什么自觉,“对呀,不是狛枝君你自己说的嘛,我自然相信。”

狛枝露出了一个真挚的笑容,“苗木君,以后不要这么轻易相信别人了,不然可是很容易受骗的。”

苗木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狛枝君。”狛枝满意地笑了,转而说道,“我刚到这里,看来今天要露宿街头了。”

“狛枝君,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就先住我家吧。”“欸,真的可以吗?”“恩,只要狛枝君你不要被村长发现就行了。”“那真是谢谢苗木君你了。”

苗木带着狛枝穿过了一片树林,便看到了村民居住的房屋,然而不远处,村长在与一个女人交谈。

苗木连忙拉着狛枝躲在了离自己最近的房屋后,从后面绕到了村长和那个女人身后,趁村长不注意的那一刹那,苗木拉着狛枝跑了过去。

奔跑途中,苗木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脸,那不是春日家族的家主——春日雅丽。“她不是和村长向来不和嘛,怎么会如此平和地和村长聊天。”

不等苗木多想,狛枝便捂住了苗木的嘴,“嘘,别动。”苗木看向前面,果不其然,村长在往这来,而春日雅丽已经不见了。

TBC

最重要的一点:缓更。
               缓更。
               缓更。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最重要的人

伞修,he,短篇
有双叶,但是是兄弟友情向,所以就不打tag了
另外,私设如山,注意食用
接【元旦贺文】告白

正文

美术课上,美术课的老师要求同学们画出自己最重要的人,并作为课后作业。

然而对于叶修来说,画画一直是他的短板,所以说,别提他最重要的人是谁了,能不能画好还是一个问题呢!

摆在他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是去找沐秋帮忙,班上公认的画触;二是去找叶秋帮忙,他的混蛋弟弟,但是不得不说画技一流,小时候的兴趣班没白上。

〔找沐秋,不不,我要给他个惊喜,怎么能找他呢,那么就只能找叶秋那小子了。〕叶修摸着下巴如此想到。

“阿修,你想什么呢?”叶修转过头,就看见了苏沐秋那张大大的俊脸。叶修连忙把视线移开,镇定地问:“沐秋你凑那么近干什么?”

只是微红的耳尖暴露了他,苏沐秋无声地笑了笑,〔他家的阿修还真是可爱啊。〕

“没事啊,只是想问问阿修,需不需要我帮忙。”沐秋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叶修。

“不用了,沐秋大大,你还不相信我吗。”苏沐秋认真地看着叶修,一字一顿地说出,“我相信叶修是最厉害的。”顿了顿,“无论什么方面,你一直是我的骄傲。”

叶修有一瞬间的愣神,“沐秋大大,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沐秋笑而不语。

“阿修,那么,再见。”俯下身,吻了叶修的脸颊,“沐橙还等着我回家做饭呢,我先走了。”

叶修一回家就去敲了叶秋的房门,叶秋满脸郁闷地开了门,“混蛋哥哥,你催什么催,赶集呢!”

叶修往里面张望了下,“混蛋弟弟,你不会在里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我在换衣服,换了一半,你的夺命连环扣就响了。”

“不扯这些有的没的了,我来是想请你教我画画的。”叶秋满脸惊奇地看着自家哥哥,“真的?不是故意想出什么把戏来整我吧。”

“当然是真的了,你老哥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了。”〔叶秋:好吧,你是没说过假话,但是整人的把戏都是你想的。〕“好吧,暂且相信你一次。”

“你要画什么?”“人物。”“哦。”“这里画圆润一些,头发这里线条不要画这么整齐,稍微错乱一点,眼睛不要画的这么大,你画的是男的,细长一些。”“混蛋弟弟,你好烦。”叶修握着的那支笔就差没断了。“我现在是你老师,给我放尊重点。”

经过叶秋一段时期的教导,叶修终于把画完成了。
当天美术课上,美术老师抽出两幅画,“这两幅画是画的最传神的,我拿来给同学们欣赏一下。”

“其中,苏沐秋同学的画是一个少年躺在柔软的草地上,手朝天空,呈握状,仿佛抓住了天空中的云朵,从中可以看出少年对自由的渴望。”

“而叶修同学的画是一个少年坐在高脚椅上,手里握着麦克风,嘴角浮现笑意,眼睛朝着暗处的座位,依老师个人看来这好像是告白的情景啊。”

苏沐秋直直地盯着那幅画出神,〔阿修,这算是惊喜吗,我很喜欢。〕

当叶修转过头,对上的便是一双充满笑意的眼睛,两人相视一笑。

〔伞修:不用说也知道,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end
关于这两幅画的解读,首先你们可以看作是一个平行世界,平行世界里两人的梦想并没有改变,但是这篇文的设定叶修没有离家出走,所以心中还是有对自由的渴望的,而苏沐秋认识到了这点,才有了这幅画。

而叶修的画比较好理解,一方面这是近期对两人都造成影响的事情,而且一个两情相悦的告白,你肯定会记住的吧,另外一方面是出自我的私心。

其实一开始沐秋的画的主题是台下的你,然而我改掉了,虽然这个梗更好,但是用画来表示会更好,然而,我并不是画触,我尽量,能画出来最好,画不出来就算了。

废话快赶上正文系列,另外,这次真的没有了。



【元旦贺文】告白

伞修,he,短篇
私设:两人为高中时期, 以及他们还在上学,果姐比两人大五岁。〔〕为心理活动。
总而言之,私设如山,如果不嫌弃,请继续看下去。

正文

今天是元旦,千家万户都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当然,兴欣也不例外。

老板娘陈果一大早上就起来张罗了,新的一年就该有新的气象,“沐秋之前说的计划,我票都准备好了,他怎么还没把叶修带来?”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陈果话音还没落,便听到远处传来两人的声音。“沐秋大大,我们都走到这儿了,不如去兴欣打一局。”“好啊,阿修,这次我一定赢你。”

“你们还在那儿干什么,快点过来帮忙,今天不准玩荣耀。”“果姐,要不要这样。”“恩,你们说什么!”“不不不,没什么,沐秋,我们去帮忙。”说罢,还对沐秋使了个眼色。

苏沐秋接受到了叶修的信号,“对,果姐,我们来帮你。”

三个人前前后后忙了一阵,才把兴欣装饰完毕。

“这次真是谢谢你们了,这算是报酬了。”陈果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张票,塞给了苏沐秋,〔沐秋,姐只能帮你到这了,能不能搞定叶修就看你了。〕

苏沐秋回了陈果一个微笑,〔谢谢你了,果姐。〕“果姐再见,叶修,我们走吧。”

苏沐秋带着叶修走进了一家店,店里的布置多以暖色系为主,很温馨,唯一的冷色系,又使得整体不那么单调。

苏沐秋和叶修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苏沐秋叫来了服务生,把那两张票给了他,“点一首歌。”

叶修打量着四周,看见了一对又一对的情侣,踌躇着开口,“沐秋,这家店好像在办情侣活动,我们要不要换家店?”

苏沐秋嘴角带着笑意,“是啊,这家店的主题就是the one and the only one,不过我们不用换家店。”

苏沐秋走向表演台的位置,坐在高脚椅上,手里握着麦克风,“在这里,我要为我最爱的人献上一首歌。”

当前奏响起,在场的人几乎都知道了是什么歌,叶修的脸上浮起了微微红晕,不过有灯光遮挡,倒也看不出什么。

苏沐秋清澈明朗的嗓音随着轻快的旋律倾泻而出:

If I had to live my life without you near me

The days would all be empty

The nights would seem so long

With you I see forever oh so clearly

I might have been in love before

But it never felt this strong

Our dreams are young And we both know

they'll take us where we want to go

Hold me now Touch me now

I don't want to live without you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苏沐秋带着笑意的眼睛望向叶修,“阿修,虽然我并不像歌词里唱的喜欢过人,才知道你对我是与众不同的,但是我现在十分确定我喜欢你,那么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叶修怔住了一会儿,随后站起身,走到了苏沐秋身前,勾起一抹笑,蜻蜓点水地一吻,“这就是答案。”

“那么,沐秋大大,现在可以走了吗?我可不怎么喜欢被围观的感觉。”“当然。”苏沐秋牵起叶修的手,跑出了餐厅。

“沐秋,说实话,我没想到你今天会向我表白,而且还是在一群人的围观下。”“怎么,阿修你不喜欢?”叶修摇了摇头,“只是感到意外而已,话说,我们现在还没吃饭,不如,我们回家,我下面给你吃。”苏沐秋深深看了叶修一眼,“好。”

最后嘛,你们懂得。

end

那两张票是文中餐厅的活动票,一开始我上网百度一下元旦有什么活动,然后就搜出了某家餐厅有这个活动,才有的这个梗。

另外这首英文歌是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有兴趣的可以听听看,我觉得挺不错的。

最后的最后,让我吐个槽,明明是元旦贺文,我感觉我写的是情人节贺文,还有,大家元旦快乐。

一如当初
伞修,he
3000+
懒得再改成文字版本的了,就这样吧!
最后一张只是拿来凑数的。










岁月静好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发了就撤。

时间:S2巅峰争霸决赛后
地点:封不觉家

当觉哥赶完稿,合上电脑之际,屋里就多了一个不速之客,反光的眼镜,标志性的贱笑,“嘿嘿嘿……”让我们一秒认出某只恶魔。

觉哥十分平静地起身,然后转过身,“伍迪,你丫时间掐的挺准啊!本大爷刚准备睡觉,你就上门造访了。说吧,又有什么事?”觉哥一脸鄙夷地看着伍迪,等着他的回话。

“嘿嘿嘿,今天呢?没什么事,明天到是真有一件事,随我参加一个聚会,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哟。”
觉哥仍旧一脸鄙夷,“什么惊喜,我看是惊吓还差不多。”

“是吗?这我可不知道,现在你套我话没用,你去了就知道了,嘿嘿嘿。”

觉哥狐疑地看了伍迪一眼,“这次聚会定在S2巅峰争霸赛后,不用说也知道,肯定还有其他恶魔,不过你叫上了我,估计还有各个恶魔下注的玩家吧!真是名符其实的地狱聚会啊。”

“不觉这次你可猜错了,早点睡,明天我来接你。”
觉哥习以为常地点了点头,并向伍迪道了声晚安,伍迪愣了愣,眼中闪过不明意味的光芒,“晚安。”

第二天早上,准确定来说是凌晨,封不觉还在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伍迪就已经到了他家里。

伍迪看了看还在睡着的封不觉一眼,勾起了一抹贱笑,直接吻上了封不觉微张的嘴唇,美名其约‘我这是在叫他起床’。

封不觉突然觉得氧气十分的稀薄,便大口地呼吸起来,伍迪察觉到了怀中人的异样,“哎呀呀,不觉你这样可是犯规的,不过这次就先放过你了。”

伍迪点了点怀中人的鼻子,依依不舍地放开了他,看着封不觉的睡颜,让人觉得真是岁月静好,伍迪刚冒出这个念头,便被压了回去,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
当伍迪离开后,封不觉睁开了双眼,看到了桌上留下的纸条,‘聚会取消了,在家好好休息。’勾起一抹笑,“算你有良心,没把我卖了。”

End